Airbnb一年带来百万名国外旅客,愿与台湾政府合作吸引更多

作者: 时间:2020-06-06生科观点602人已围观

Airbnb一年带来百万名国外旅客,愿与台湾政府合作吸引更多

Airbnb 全球副总裁暨公共事务负责人 Chris Lehane 在年初时曾来台访问,如今又再度来台,除了参与新北市政府青年事务委员会指导、社团法人台湾数位文化协会主办的《青年迈向新经济 新创高峰论坛》以外,也特别接受了 INSIDE 的专访。

今年,台湾 Airbnb 条款严禁,日本民泊新法开放

Airbnb 与 Uber 一直是共享经济最着名的两个例子,然而不同于 Uber 选择高调与政府直接对撞,Airbnb 似乎颇为低调。虽说 Airbnb 上目前有不少台湾的房东提供服务,但一直处于违法状态,甚至在七月交通部公告修正「发展观光条例裁罚标準」,增订「Airbnb 条款」,房东透过电视、广播或 Airbnb 等各种广告招揽房客,就可以直接开罚三万,最高可罚三十万元。同属交通部的观光局不断的在拚观光,但却又同时以极为严格的方式管制民宿与日租套房。

但,有趣的是几乎同一时间,日本却通过了《住宅住宿事业法》,让民宿与 Airbnb 合法纳管了,只要向地方政府登记,就可以合法出租,每年营业不得超过 180 个晚上。换句话说,日本在专业饭店以外,开放了一条路让民众可以「兼职」经营住宿的生意。

Airbnb 一直希望成为政府单位的合作伙伴

所以,Airbnb 到底怎幺看待各国政府的监管与法规呢?Lehane 表示,Airbnb 一直希望成为政府单位的合作伙伴,不管是中央政府或地方政府,Airbnb 都在努力寻找自己可以扮演的角色,协助政府在推动政策上可以更为顺利,而不是成为阻碍,从 Airbnb 的低调应该也可以理解该公司并无意与政府为敌。

Lehane 认为,虽然 Airbnb 的平台所创造的交流是国际性的,但是其实真正创造出来的经济价值却是非常在地的,当一个旅客到房东家里去住,在一个社区里面生活和消费,对当地的经济活动以及政府税收都有很高的价值。换句话说,Airbnb 的角色其实跟政府是一致的,也就是让民众可以过更好的生活。但是其他不管是卖旅游行程、订房、订机票的服务,其实很少是对当地的经济与税收产生贡献的。当政府意识到这一点之后,相信会开始理解到 Airbnb 作为一个合作伙伴的价值,而不是一个想要冲撞法律的麻烦製造者。

Lehane 也对台湾的旅游业现况很了解,他除了提到目前旅游产业佔了全球 10% 的 GDP,甚至已经超过石油产业了,不只规模大、成长率高,更是直接促成了对话与交流。2011 年到 2016 年,每个月来台湾的旅客人数已经成长了一倍,2016 年已经有超过一千万名的外国旅客来台湾,几乎快要是台湾人口的一半了。对于这幺大规模的产业,任何政府都一定会重视,而目前 Airbnb 平台大概每年可带来了一百万名,也就是 10% 左右的外国旅客,如果能跟政府保持合作关係,对台湾和对 Airbnb 都是双赢的局面。

从政治圈出身的 Lehane 也很懂得换位思考,表示从政府的角色来看,不外乎就是追求经济的成长、产业的多元化发展,尤其像是台湾这样的小型国家更渴望能被全世界所看到、了解,而 Airbnb 希望也很有意愿扮演一个伙伴的角色。目前 Airbnb 也发现了来台湾的外国旅客其实还是非常集中在四、五个亚洲的国家,这是有风险的,Airbnb 平台上有全球的使用者,所以第一个能做的事情就是协助台湾的政府让外国旅客更多元、更丰富,可以多一点来自美国、欧洲、澳洲的旅客,而来到台湾之后,也能让这些旅客不止停留在大都市,可以到更有特色的地方乡镇。

Airbnb 想协助政府解决的三个问题

与政府能有什幺合作呢?Lehane 说,其中一种合作模式就是提供政府什幺旅客在什幺时间会决定要去什幺样的地方,有了这些平台上的大数据所呈现出来的资讯之后,政府就能够很精準地去制定行销计画,而不是散弹打鸟的乱撒钱,不科学而且成果也难以预测。

像是日本人一年有几次会在特定的时候会去旅行,如果你知道了,就知道怎幺吸引日本旅客来台湾。像是德国人在圣诞节到元旦这段期间几乎都会出国旅游,而这个行程的决策时间则是在暑假,如果你想要吸引更多德国人在寒冷的冬天来相对温暖的台湾,有了 Airbnb 的资料之后,就能事半功倍了。如果是一个习惯以数据作为决策依据的政府,就能理解 Airbnb 可以帮上什幺忙。

第二,台湾旅游住宿的特色就是存在已经超过十几年的民宿,这次 Lehane 来台湾就住在大稻埕的民宿,并且表示这是一次非常好的体验,主人的招待非常棒,像是这样的体验就会很想分享给朋友,让他们也能来台湾旅游。所以台湾有这种很棒的旅游体验,只是民宿的合法目前还存在着挑战。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在 Airbnb 平台上面是有评分机制的,而这个评分机制则可以建立使用者的信任与安全感,不只是房客需要安全,房东同样也很在乎安全,毕竟是邀请了一个陌生人住到家里来。所以换个角度想,当政府需要管理民宿,让整个产业可以提供更安全、便利与高品质的服务,在这个部分 Airbnb 平台是可以提供许多工具与协助的。

第三,台湾跟日本一样有很多的空屋,就资料上来看有高达八十万间,如何让这些空屋能够更有效地被利用,其实也是 Airbnb 平台能做到的事情。Lehane 提到了汽车和马车的故事,汽车是一种和马车完全不同速度的交通工具,法规当然也就不同。所以当新科技带来新的产业,并不见得是去调整法规,而可能是需要从新的思维去建立新的法规,这并不只是 Airbnb 的需求,更是台湾早就存在的民宿或空屋屋主的根本需求,当然也不可否认的是 Airbnb 在这里面也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为什幺日本会通过新法?

问到目前全球那幺多国家与城市,Airbnb 认为目前与政府合作进行法规的调整,最好的例子是哪里?Lehane 认为在美国已经有很多城市都做得很不错了,但最值得一提的应该是日本今年通过了「住宅宿泊事业法」,民宿与 Airbnb 都因此合法了。为什幺日本会通过这个新法,当然不是 Airbnb 去要求就有的。

首先,日本想要更多的旅客到日本去观光。其次,日本有很多的空屋闲置在那边,无法创造经济价值,也让房地产变得更不景气。Lehane 也提到,经营旅游住宿可以分成很多不同的等级,像是在美国,如果你只是偶而分享你的房间,你需要受到的监管程度其实很低。但是如果你把出租房间当成一个专业来做,就像是台湾目前的民宿,你需要受到一定程度的监管,那就不容易了。总之,全面的禁止或是全面的开放其实对于市场来说都不是好的做法。

除此以外,对地方政府来说,其实还有一个额外的好处就是收税。以美国为例,在不同的城市会有不同的税率,有些地方的「旅馆税」只有 2%,像是芝加哥的税高达 20%,等于你出租一个 100 美元的房间出去,政府可以拿到 20 美元的税收。所以地方政府常常对 Airbnb 可以带来的效益很感兴趣,而收到这些税之后,地方政府可以打造更好的大众运输,让这个地方的旅游业得以越来越好,这也就是为什幺越在乎经济发展的政府,通常就越欢迎 Airbnb。

Airbnb一年带来百万名国外旅客,愿与台湾政府合作吸引更多
Chris Lehane
Airbnb 对社会的三大贡献

但是,Airbnb 除了经济以外,对社会到底有什幺贡献?Lehane 胸有成竹地一一到来:

一、旅游的民主化:Airbnb 可以让旅游的成本更低,同样是租一个住的地方,Airbnb 通常可以有厨房能自己煮晚餐,甚至有洗衣机和烘衣机、有 WiFi 可以上网。把钱省下来之后,就可以去更多地方,而且待更久的时间,获得更多的体验。Airbnb 目前有六成的旅客是千禧世代,他们正想要在全世界探险,而 Airbnb 则提供他们一个很棒的管道。

二、收入的民主化:大部分透过 Airbnb 拿到旅游收入的都不是传统的业者,而是当地居民。如刚刚所说,透过 Airbnb 的旅客会待得更久,能创造明显的经济,而且有货币的乘数效应。

三、资本的民主化:不可否认的是目前各国的经济阶级非常的明显,而且整个供应链都由资本家所掌控,钱也都被资本家给赚走了,这幺一来会导致经济阶级越来越明显,社会的不平等就会越来越恶化。Airbnb 平台让大多数的使用者不需要高额的资本就可以做生意,但是却可以赚到大部分的钱。

Lehane 还提到,不只是资本上的平等,Airbnb 也实现了性别上的平等,在职场上或经济上弱势的女性,可以透过出租空间而获得收入,在家庭、社会的地位都会有所提升,甚至也能有足够的资源过更好的生活。

更直接的效应是,当一个陌生人进到你家,两个人开始聊天,从陌生人变成朋友,这个世界原本存在的隔离,不管是种族、肤色、性别甚至是经济阶层,可能就逐渐被打破了。整个世界的交流越来越多,对彼此越来越了解,就有机会创造更多的互动,以及更和平的未来。当这个世界变动越来越剧烈,情势越来越险峻,这样有意义的交流就会变得更重要。

Airbnb 对社会带来什幺负面影响?

当然,不会只有好事发生,Airbnb 对社会又造成了什幺负面影响?Lehane 表示,虽有 99.9% 的使用者在平台上获得很好的体验,但是仍然有不少问题发生,所以 Airbnb 每天都在学习如何去处理这些情况,最终还是要努力建立一个可信赖的安全平台,这是最重要的基础设施。

Airbnb 透过评分机制,让房东会努力提供更好的服务,房客会努力表现得更好,不只是安全,也让所有的人都变成一个更好的人。当然,还是会有意外发生,在平台上则会提供保险理赔来降低这些事件所造成的伤害,但这总是事后补救,所以目前正在努力透过大数据的探勘,在可能发生不好的事情之前,就先阻止事情的发生,防患于未然。

在这些机制运作之下,你可能做了一件没有违法的事情,但是却可能在平台上获得了负评。换句话说,Airbnb 整个社群的规範,甚至已经比法律还要更为严格了,而且这些规範甚至是跨越国家、跨越世代甚至跨越文化都要能够接受的。

的确,Airbnb 认为自己是一个新的产业,需要有新的法规,但每个地方的情况都不同,未必只有一种解决方案。这其实是一条长远的路,需要很多的努力,这包含了政治和产业上面的利益与冲突,Lehane 参与过政治竞选,这方面很熟悉。

在既得利益者的阴影下,如何取得政府的信任?

问 Lehane 怎幺说服政府,尤其政府可能听的是旅馆业者的话?Lehane 也同意,在美国旅馆业者或是相关的企业可能会有政治的游说或想办法去保护他们的既得利益,不过终究这是一个过程,Airbnb 会继续努力。举例来说,电业刚开始的时候甚至是违法的,原因是煤油产业不希望被电灯所取代,所以当时的说法是晚上的街头越亮越不安全,现在想起来都很不可思议。但终究电业不只合法了,还变成不可或缺的公共事业。

所以 Airbnb 会更积极的去教育市场,即便这样做很昂贵、很花时间。也会努力的去跟政府沟通,试图理解政府的需要,建立与政府的合作关係。最重要的是,Airbnb 有一大群的房东和一大群的房客,这一群人就是一个 Airbnb 最主要沟通的对象,努力地提供最好的服务,让房东能够赚到钱、房客能够获得非常好的体验,让他们都能爱上 Airbnb。

最终,不是 Airbnb 告诉大家应该怎幺做,而是大家取得一个共识,要怎幺做才能创造一个互利共生的环境,甚至是,如果 Airbnb 无法在一个市场合法经营,那受害最大的可能不是 Airbnb,而是当地民众。台湾的民宿就是如此,如果因为旅馆法规过于老旧而阻碍了民宿的发展,而不是与安全相关的考量让大部分的民宿无法合法经营,那不是很可惜吗?Airbnb 内部常常讲,建立这个平台并不是只追求自己可以赚钱,更是要建立一个大家都可以赚到钱的生态系统,而当经济更蓬勃发展,Airbnb 也能赚到更多钱。

陆客不来,Airbnb 来

跟政府合作、跟房东合作,那 Airbnb 会跟旅馆合作吗?Lehane  笑着说这是个有趣的问题。其实在 Airbnb 上面是有旅馆空房可以订的。为什幺呢?很多地区性的小旅馆,不同于大型旅馆有资源可以做国际行销,所以 Airbnb 反而就是这些小型旅馆的合作伙伴,而不是竞争对手。其实台湾的民宿也可以将 Airbnb 当成为他们扩展国际市场的好伙伴,而且还同时解决了金流问题和大部分的技术问题。

所以像是那些因为陆客不来就只剩下一堆空房的旅馆,也可以成为 Airbnb 合作的对象,招揽来更多国际的旅客,不过 Lehane 认为「陆客不来」这个例子也显示了客源的多样化有多重要了。

以前的旅游业其实淡、旺季非常明显,但是透过 Airbnb 可以做适度的「避险」。举例来说,即使是冬天的台湾,对温带的人来说还是温暖的,但是台湾的夏天对正在酷寒的南半球澳洲来说也是温暖的,所以你在不同的季节可以吸引不同的人来,淡季、旺季就渐渐的不再那幺明显,因为 Airbnb 上有来自世界各地,甚至是有各种兴趣的人,台湾可以在特定的季节吸引喜欢冲浪的人、喜欢美食的人以及喜欢美酒的人,尽可能的多样化自己的观光资源。

Airbnb 的功能甚至不止如此。过去的里约奥运,Airbnb 就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让许多游客能够找到住的地方,这幺一来,主办国其实可以不必花那幺多的经费在交通设施甚至是盖饭店上面,而可以把更多的心思花在运动场馆上。未来的东京奥运也会是如此,尤其是日本新的法律已经过了。

有机会跟台湾的新创团队合作吗?

Lehane 再次强调,Airbnb 向来不打算自己赚走所有的钱,而是创造一个生态系,让所有的人都能赚到钱。所以当然很乐意跟台湾的团队合作,不管是停车或是餐厅评鉴的服务,只要能让 Airbnb 的使用者体验变得更好,对于各种合作都很开放、欢迎。

那幺,知不知道台湾有高水準的工程师?有没有打算在台湾成立研发团队?Lehane 倒是没有正面回应,但是也提到了在台湾可能更需要的是业务开发的团队,而目前 Airbnb 先寻求与地方政府是否有合作的机会,并持续与社会沟通,希望能儘早协助民宿业者脱离违法困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