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位分身(3-3)

作者: 时间:2020-07-12关注服务378人已围观

數位分身(3/3)

这个人工智慧伙伴将与你十分相似,在云端提供你最佳建议。

(续前文)

谋事在人

毕竟,最大的隐忧并不是有一天AI会变得邪恶,而是控制AI的人会滥用AI,就像法国人所说的「cherchez l’human」(谋事在人)。资料银行最重要的责任,是确保你的模型不会用于损害你的利益。你和资料银行都得对AI犯罪提高警觉,以免让坏蛋有机可趁。就像吉布森(William Gibson)在1984年的小说《神经浪游者》(Neuromancer)中所描述的涂林警察,我们需要AI警察来追缉AI罪犯。

假如你不幸住在独裁国家,政府将能以前所未见的方式监控你,这会带来空前的危险。考虑机器学习的进步速度以及已开始使用的治安预测系统,在电影《关键报告》(Minority Report)中,人们在犯罪前就被逮捕的情节,也就不再那幺难以置信。此外,还有不平等的问题,在每个人都负担得起数位分身之前,人类社会还需要时间来调适这些情况。

因此每一个人的首要责任,是别变得自满而过度信任数位分身。我们很容易忘记AI就像封闭在象牙塔的学者,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都将如此。AI的外在看似客观甚至完美,但内在就像人类一样充满缺陷,只是方式不同。AI缺乏常识,容易犯下人类不会犯的错误,例如把穿越马路的行人误认成被风吹起的塑胶袋。AI也很可能按照字面解读人类的命令,一丝不苟执行我们说过的话,而非我们真正想要达成的事。因此下次你要求自动驾驶汽车不计代价準时赶到机场前,最好先想一下再说出口。

实际上,数位分身将和你十分相似,足以代替你进行各种虚拟交流。它的任务不是接管你的人生,而是替你尝试那些你没有时间、耐心或知识去做的决定。它会读完亚马逊网站上的每一本书,再推荐你最有可能想自己去读的少数几本。如果你想买车,它会替你研究各种购车方案,并与经销商的机器人讨价还价。如果你在找工作,它会先筛选所有适合你的工作,然后针对最有希望的职位安排视讯面试。如果你被诊断出癌症,它会替你尝试所有可能的疗法,并建议最有效的一种(为了大众福祉,你也有道义责任让数位分身参与医学研究)。如果你想找约会对象,你的数位分身会和所有符合资格的数位分身进行数百万场虚拟约会。在网路空间中最契合的一对,便能在实际生活中来场浪漫约会。

基本上,你的数位分身将在网路空间中替你尝试无数的可能人生,因此你在现实世界中所经历的将是最佳人生。但你的虚拟人生是否「真实」,或数位分身是否像影集《黑镜》(Black Mirror)所描述的具有意识,则是有趣的哲学问题。

有些人担心,这代表我们把人生的掌控权交给了电脑。但实际上是电脑给予我们更多掌控权,因为我们将能做出过去所无法做的决定。你的模型也会从每次虚拟经验中学习(你是否享受约会?你喜欢新工作吗?),随着时间,模型会更善于向你提议你可能做的决定。

事实上,我们已经很习惯在无意间做出决定,因为这正是大脑所做的。你的数位分身就像大幅扩张的潜意识,关键差异在于你的潜意识只存在于脑袋,而你的数位分身不断与其他人或组织的数位分身交流。每个人的数位分身会持续尝试向其他模型学习,组成数位分身的社会将以电脑运算的速度朝各方向扩展,找出我们会做的决定。机器将成为我们的先锋,带领人类个体与族群朝未来迈进。AI将带领我们走向何方?而我们会选择往哪里走?(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