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地方选举 国民党真的赢了?开讲无疆界

作者: 时间:2020-08-09驱动发现585人已围观

    ,一场彻底改变台湾人民参与公共事务之形态的民主运动,台湾选民对候选人的投票倾向必须注意。2018地方选举 国民党真的赢了?开讲无疆界

(图片来源:笔者摄,屏东县长潘孟安竞选造势晚会)

    自从2014年柯P窜红后,选举型态已经改变,加上今年2018年地方选举的印证,更在在显示,选民对蓝绿两党忠诚度已下降,选举型态转为两大方向(行销候选人网路形象、传统组织)。但在今年选举,传统组织型态在影响选民投票意愿已不如过往,中间选民的自主选择性转强,在乎的是候选人个人魅力及形象。

    上述改变有台北市长柯文哲、屏东县枋寮乡长当选人陈亚麟、高雄市长韩国瑜...等人得以印证,新的媒体行销加上传统组织,才有可能为胜选保障。

2018地方选举 国民党真的赢了?开讲无疆界

(图片来源:笔者摄)

    网红政治的模式,在未来将是一大趋势,但并非所有政治人物都适合这套模式,以下几点举例:

一、个人特质所展现的魅力,是最重要关键。

    目前台湾许多檯面上的政治人物,给人的映像不免脱离不了老派、官僚、权威,而试看台北市长柯文哲与高雄市长韩国瑜,不再以权威方式与选民沟通,以一种「我与你相同,我没有特别优秀」的姿态,自然不做作的弯下腰低下头与选民互动,那各位檯面上的民意代表、地方首长们,你们做到几分呢?

二、打破世代隔阂,蜕变成新世代的政治人物。

    综观所有成功的网红政治人物,团队几乎有七成都是青年世代,而候选人也愿意配合这群青年军,行销自我魅力,发扬个人政治理念的价值观,以青年世代的语言,争取选民认同。这将冲击旧有的幕僚团队,是否能够接受青年军的青年语言,要视他们为玩乐,还是视他们为新的选举方式,就看这些陈年幕僚们的智慧了。

三、政党力量是包袱还是助力,应仔细思考并运用适当。

    笔者在本文开头已经说明,台湾选民对蓝绿两党的忠诚度已经下降,问题出在,新的首投族对蓝绿两党的厌恶,因两党恶斗已经呈现极度厌烦,他们更愿意选择自己喜好,自己认同的候选人,候选人是蓝或是绿,都只是代表着威权的嘴脸而已;那死忠的两党支持者呢?事实上仅剩少数大约50岁以上的民众,就选民人数的结构而言,这批死忠支持者的人数,不可能多过所谓的新世代中间选民,故政党的披风,是否能帮助候选人起飞呢?值得思考。

    上述三点政治网红的必备条件,笔者试问,国民党赢了吗?一个韩国瑜,让国民党好似看见希望看见未来,但请明白韩国瑜是以个人魅力,用政治网红的方式经营这场选举,而非国民党新星的姿态出马,赢的是韩国瑜,输的是民进党,完全无相关的是国民党。

    而民进党呢?检讨声量不断涌出,蔡英文已经请辞主席,为这次的败选负下全责,笔者认为蔡英文对党内已经做了足够的负责。面对国家政策,改革依旧不能停止,改革是人民2016年选择民进党的原因,如果因这场选举的败仗,就退缩而不把国家导向正确方向,那2020年大选将输得更惨。

    民进党的大败,可以归纳为假讯息、硬推出姚文智参选台北市长及对改革的步骤过于躁进且无相对说明等三大原因,请以正确的方向检讨,并面对真正问题,切勿误读败选讯息。

    一、假讯息的层出不穷,不须再多说,已经成为台湾社会很大的问题,加上大众媒体的滥用助燃,让假讯息如森林大火遇到大风似的,灭也灭不掉,这不单单只是民进党执政后的败选原因,相信假讯息未来会成为国安重要课题。

    二、姚文智参选,原是为了打击柯文哲,却被大大的打脸一番,民进党选对会的错误判断,是因为做决策时,小看新世代中间选民的力量,如笔者前文所述,民进党也因此自食恶果。民进党过度自负,以为以党的力量可以打击柯文哲,可惜力道不足,反而形成北有柯粉、南有韩粉及全国有反改革力量的阻力,在这场地方选举进而大败。

    三、改革是必须,但民进党过于躁进,因此反弹力道过大。年金改革、劳资改革、公平正义...等,短短三年期间,战场一开再开,且每个议题都没有向全国人民做完善的宣导,让假讯息趁虚而入,却又继续开闢战场,导致玩火自焚。

    对今年这场选举,笔者还是语重心长地想告诉两党,停止恶斗,正视青年世代,至于国家改革请继续进行,没人希望未来国家的孩子,没有一个好的国家,渡过一生。

相关文章